让无上天青色,盘旋于自己手中 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熬过了一千年_恒指期货-晚籼稻期货-股票配资公司-白糖期货

让无上天青色,盘旋于自己手中 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熬过了一千年

2019-08-04 15:49 来源:恒指凤凰彩票 星空观察网

传统北宋汝窑,那是皇家御用,而当代汝窑,它可以成为你手中把玩的一个杯子。

让无上天青色,盘旋于自己手中 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熬过了一千年

  ■东道汝窑传世系列莲花式温碗

让无上天青色,盘旋于自己手中 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熬过了一千年

  ■汝窑天青釉弦纹樽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让无上天青色,盘旋于自己手中 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熬过了一千年

  ■汝窑 青瓷无纹水仙盘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让无上天青色,盘旋于自己手中 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熬过了一千年

  ■徐结根作品:东道主人顺耳壶(汝官窑)

让无上天青色,盘旋于自己手中 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熬过了一千年

  ■汝窑盘磨口+Stephen+Junkunc+三世旧藏

  传统北宋汝窑,那是皇家御用,而当代汝窑,它可以成为你手中把玩的一个杯子。虽然,史上记载的汝窑,似乎只有一只带盏托的茶碗,其余皆陈设器,但我们今天需要的是茶器。

  需要一抹天青色盘旋于指间,需要它盛满香茗使其滑落唇间。

  这是当代汝窑瓷给予我们的馈赠。

  这个努力过程,这个馈赠的抵达,熬过了千余年。

  ■收藏周刊记者 潘玮倩

  一个突然走进生活的茶杯

  与广州市作协副主席沈平的对谈实在是妙趣横生。比如一个杯子,其实她会从“马帮进京”谈起。

  时光咻咻回到2005年,那一年,一支由120匹马、43名赶马人、20多名管理和后勤人员组成的普洱茶马队伍,从云南出发,历经5个多月,行程8000多公里,穿过云南、四川、陕西、山西、河北等地,于当年10月10日进入北京地界。马帮进京,成了当年的热门话题。

  然后普洱的狂潮席卷起来,今天茶人们还记忆犹新。

  疯狂的普洱茶,如一切定律一样,必然经受迂回的魔咒,所以茶市热潮在2007年一度冷却。然而囤积了大量茶叶的人们,怎会轻易放弃。在不甘中,他们带着几分反醒几分理性,走出低迷,暴发了反弹的张力。

  所以,沈平说,自2008年之后,普洱茶市场,从消费的角度,从收藏的角度,都借此“考验”而走上了理性的回归。正是因为世纪初这几年的喧嚣,一拉一扯几个来回,加上经济的逐年上扬,人们开始从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中,偶然抽离出审美的目光,渐渐开始了喝茶、品茶。

  茶喝多了,对每日里温柔抚触的杯子,怎能不心生念想?

  从对茶的渴求,到对茶杯的诉求,是一种水到渠成的心思,谁也无法阻挡。

  横空出世的晓芳窑

  茶叶市场方兴未艾,“当茶叶出来的时候,茶具就会应运而生”。沈平说,从前,大伙儿喝茶随缘,茶杯也随意。比如茶叶,也是每个产区喝自己的茶,江南人喝绿茶,云南人就喝普洱茶,至于福建人则是喝乌龙茶无疑。杯子,常常是普通的茶杯,普通工艺的印花、贴花瓷,一般的小青花、粉彩足矣。对于釉水、瓷胎、造型几乎不讲究。

  所以那时候杯子就是一个配器,并没有晋级到可赏玩、收藏的阶段。

  然后经过了普洱疯狂的洗礼,经过了钱包的日渐丰盈,还有一个晓芳窑的诱惑,精美的茶杯,迎来了蓄势待发的春天。

  晓芳窑, 属台湾名窑,以仿古瓷闻名,其品质在台湾至今还无人能出其右。晓芳窑的主人蔡晓芳先生,从事仿古瓷器的烧制超过30年,已有一万多个品种,举凡中国历代各种名窑瓷器,晓芳窑都仿制过。

  尤其是它所仿制的汝窑瓷,石破天惊,“横空出世”,沈平这样形容。

  众所周知,北宋之汝窑,在当朝已经很珍贵,以摆设和把玩器为主,几无“茶杯”造型。而晓芳窑不仅仿制了汝窑工艺,而且“创造”出小茶杯这种器型。

  当时人们就被惊艳了。

  当代汝窑需有当代语境

  但是,惊艳归惊艳,晓芳窑出品太稀少了。似乎和你我没什么关联。

  “晓芳窑是纯手工概念,你知道吗,它关键是没有量。”沈平说。

  不过,这个顶尖,带动了当时一批品牌的兴起和研发。“而且,像‘东道汝窑’,开始意识到高仿品质加产业化的重要性”,做大了量,奠定了宽厚的基础,那么形成一个消费的金字塔,就可以让更多喜欢汝窑瓷、喜欢顶尖经典瓷器的消费者,能够较为轻松地进场。

  而且,这些当代汝窑的研发和生产者,已经基本“破译”了汝窑失传千年的神奇的“密码”,使器具无论从胎、到釉、到色,乃至那些最神秘的时间感,都已经实现了当代和远古的无缝对接、粘连。“它基本在硬件上都达到了,比如天青色、开片、香灰胎,种种国家级专利可见一斑。”

  天青色,高高在上;水仙盘,似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然而,我们生活在当代,一粥一饭、一茶一思之中,需要的是最贴近的陪伴。

  “当代汝窑需有当代语境。”

  传统汝窑,那是皇家御用,而当代汝窑,它可以成为你手中把玩的一个杯子。虽然,史上记载的汝窑,似乎并没有用作茶器,但我们今天需要。

  需要一抹天青色盘旋于指间,也需要它盛满了香茗,让它流入你的唇间。

  甚至,它让你更为淡然,即使不小心失手碎裂,也不会有锥心之痛。

  这是当代汝窑瓷给予我们心境的馈赠。

  这个努力过程,这个馈赠的抵达,熬过了千年。

  北宋汝窑不见茶器遗存 它终于弥补了这个缺憾

  东道之美——

  作为一位对美学、茶道和瓷器都深有兴趣的“生活热爱者”,广州市作协副主席沈平,向记者分享了她的点滴感悟: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