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_恒指期货-晚籼稻期货-股票配资公司-白糖期货

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

2019-10-17 13:45 来源:恒指凤凰彩票 星空观察网

讲述发生在荷兰馆内外的故事……

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

英国画家笔下的十三行

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

清代中国画家画的《广州三行》。从右数起,分别是荷兰国旗、英国国旗、美国国旗、法国国旗

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

荷兰馆著名大班范罢览

十三行荷兰馆将荷兰豆引入广州

从集义行(荷兰馆)顶楼眺望珠江

□撰文/供图 蔡鸿生

本版制图/林春萍

荷兰馆是荷兰东印度公司1727年(雍正五年)在广州设立的商馆,专营丝、茶、瓷等。这家十三行中的老字号,不仅生意兴隆,对清代中荷外交、文化交流等也有重大影响。下面我们讲讲发生在荷兰馆内外的故事——

01

著名诗人屈大均登上荷兰船参观

1601年即明朝万历二十九年冬,范·纳克率领的荷兰船队来粤要求通商,虽未成功,却从此在岭南留下了“红毛夷”之名。

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正式创建,从国会取得在好望角以东至麦哲伦海峡一带的贸易专利权后,“红毛船”日益频繁地出现于南中国海。因此,清初的广州人,对来自荷兰的海舶和洋商并不陌生。

明末清初著名诗人屈大均(1630-1696)在五言长歌《镇海楼》中写下:“红毛知荷兰”的明确诗句。他还亲身登临过荷兰舶,目验种种“红毛”风尚,在《广东新语》对清初荷兰舶商的饮食、起居和礼节,画出一个轮廓了,如饮水过滤、卧软吊床、戴皮手套、吃烤面包和弹琴跳舞,等等。

在清朝的“夷务”管理体制中 ,荷兰属于经广州入华的“粤道贡国”之一,难免要与羊城结下不解之缘。顺治十二年(1655)荷印总督(荷兰驻印尼总督)派遣的第一个使团经广州赴北京,未能达到直接通商的预期目的,只取得微小的进展,据梁廷枏《粤道贡国说》所记:“著八年一次来朝,员役不过百人,止令二十人到京。所携货物,在馆(北京会同馆)交易不得于广东海上私自货卖。”

康熙二十四年(1685),粤海设关,经清廷议准:“荷兰国进贡之期,原定八年一次,今该国王感被皇仁更请定期(缩短周期),应五年一次。”只是改变了“贡期”,并未建立起经常性的通商关系。

直到1727年(雍正五年),荷兰人才得准在广州设立一个商馆——荷兰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对华贸易因此进入新的发展时期,相关研究显示:“由17世纪至18世纪初叶,荷兰东印度公司主要以巴达维亚(现时印尼的雅加达)为基地来经营欧亚间的华茶贸易。

到了1728年12月5日,该公司更自本国直接派船前往广州购买茶叶及其他货物。船中载银三十万盾,交易完毕,于1730年7月13日返抵荷兰,运回茶叶、丝绸及瓷器等物,获得净利为投资的一倍有余。自1731年至1735年,又有十一艘荷船往广州贸易。自1739年(乾隆四年)开始,华茶成为荷船自东方运返欧洲的价值最大的商品。

清代广州的荷兰馆,是专门贩运茶、丝、瓷等外销货的商馆,又名“集义行”,其经商宗旨是十分明显的。不过,作为清代前期荷兰驻华的唯一机构,它在外交事务和文化交流中起着独特的作用。

02

清代诗文中的荷兰馆

“荷兰”,在明清时代有各种异译——贺兰、和兰、阿兰陀、尼特兰,等等。直至乾隆五十九年(1794),奉旨将“贺(有口字旁)兰(有口字旁)国改写荷兰国”,这个译名的书写才规范化了。

乾嘉之际的江西临川举人兼诗人乐钧游粤期间创作组诗《岭南乐府》,内有《十三行》专章,记“荷兰”事如下:

“粤东十三家洋行,家家金珠论斗量。楼阑粉白旗竿长,楼窗悬镜望重洋。荷兰吕宋英吉利,其人深目而高鼻。织皮卉服竞珍异,海上每岁占风至。”

十三家洋行又称“十三夷馆”(馆址是广州行商的物业,租给洋商作栈房),位于广州城西,面临珠江,并排而立。所谓“楼阑粉白旗竿长”,即馆前各树一帜,标明国籍。与英吉利馆毗邻的荷兰馆,树“红白蓝”三色旗。荷兰馆的馆址属中国行商“义丰行”蔡昭复所有,荷兰人仅是承租者,每年租金约六百两银。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