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速裁快审”与长春中级法院程凤义院长之商榷_恒指期货-晚籼稻期货-股票配资公司-白糖期货

关于“速裁快审”与长春中级法院程凤义院长之商榷

2019-11-24 22:32 来源:恒指凤凰彩票 华夏评论网

2019年10月19日《彩练新闻》网刊登了《速裁快审真高效!长春市法院组建二审速裁团队》的新闻,(以下简称 “速裁快审”),介绍了吉林省长春市中级法院关于“一站式”建设的改革措施,并组建了繁简分流的二审速裁团队,为解决大量积压案件提高办案效率而进行的重大改革,此举真是大快人心!但高兴之余不免让人深层地思考:为什么会造成大量积压案件?除了司法体制及机制等改革未能跟上现代化社会形势发展前进的步伐等客观原因外,同时更应看到司法系统内的陈旧习俗、个别人的腐败、人为因素制造的大量积压案件,个别审判人员不作为,甚至人为制造冤假错案,更加大了案件的积压及重复诉讼。渠道不畅通、反映的问题不能及时得到沟通和处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仍在盛行,责任制不能及时得到落实等都影响着案件的积压。因此,本人认为,光靠政策制度的改革还不够,更重要的是要从主观上、思想上把责任落实到人头。

“速裁快审”是个好措施,但不要停留在口头上,更应落实在行动中,把责任落实到具体案件的每一个人。

任何一项政策、制度的改革与确定,出发点都是好的、正确的,可是在具体执行中,就容易变形走样。案件大量积压原因有许多种,其中审判、执法人员的主观因素才是最根本的原因。本来正常审理的案件,审判人员怀有私心,人为制造麻烦,拖延审理,从中捞取利益,这才是需要整治的症结所在。例如:本人的离婚案仅在朝阳区法院,由于主审法官肖欣及院长刘春梅的不作为,主观故意拖延,把一个简单的离婚案拖了4年多。她们的所作所为通过正常反映都不起什么作用,甚至在媒体的广泛关注和大量的曝光后,也没收到应有的效果,对于他们的错误又有谁来追究责任呢?她们与被告之间的利益输送,明眼人一看便知,可在现实中非要等到抓住了行贿受贿的现形不可,否则任何人都拿这种人没办法,这种人为制造的案件积压,是用规章制度能解决的吗?

离婚案的本质从法理来讲就是两个人的感情问题。司法实践中证明二人感情确实破裂,就应判决离婚,其他因素原则上都可以另案处理。这一点作为任何司法工作人员都明白的简单道理,可她们人为制造麻烦,故意拖延审理及枉法裁定,就是要达到她们不可告人之目的。这样的积压案件发生在我身上才有了切身体会,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还有多少,可想而知。

说到这里,大家不要觉得此案与长春中级法院新政“速裁快审”无关,“速裁快审”主要是针对上诉案件的二审来说的。下面我要讲的就是该案上诉后发生在长春中级法院的遭遇:主审法官宫平等人不仅人为制造麻烦、无故取消已经公告结束的庭审,故意拖延案件审理,这与朝阳区法院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本人离婚案在初审法院被恶搞了4年后,没成想上诉到了长春中级法院后情况更严重。

下面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该离婚案的经历与时间结点:

2015年7月,本人起诉离婚,朝阳区法院湖西法庭立案受理;

2016年朝阳区法院湖西法庭第一次开庭审理,判决不予离婚;

2017年1月4日,事隔半年后,本人在朝阳区法院湖西法庭第二次起诉离婚并被立案受理;

2018年8月,朝阳区法院湖西法庭第二次开庭审理,判决结果仍判不予离婚。本人即刻上诉,长春市中级法院即刻立案受理;

2019年2月,朝阳区法院羁押该案卷宗长达7个月之久后,才将卷宗送至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年5月7日,长春中级法院民事二庭主审法官宫平经过3个月的阅卷后,决定对被告进行公告送达;开庭时间为2019年7月9日上午9:00点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第31号法庭;

可是,2019年7月8日,主审法官宫平通知原告无故取消庭审,直至今日。该离婚案自上诉到中级法院后,该走的法律程序都走完了,没有任何理由取消庭审,而且无限期拖延。那些法律规定,那些法律程序对这样法官有用吗?

本人离婚案在朝阳区法院被人为恶搞了4年多,2018年8月第二次判决出来后,本人随即上诉,可朝阳区法院却有意羁押卷宗长达7个月之久。当2019年2月卷宗被送至长春中院后,只是阅卷就用了3个月时间,这里本人还算是可以理解,因为案件积压太多,可是本人不能理解的是已经确定的开庭,为什么无故取消?而且给不出任何正当理由。本人多次逐级反映情况却无任何回复,法院蛮横无理地剥夺了原告的正当权益。这不仅是人为积压拖延审理,不作为现象,而是一起严重的司法腐败、办人情案、刁难原告的枉法行为!一个简单的民事离婚上诉案,她们都能这样,如遇重大经济利益案件,她们会如何呢?长春中院倒下去的法官和领导还少吗?奉劝宫平法官等人醒醒吧!

“速裁快审”更主要是从源头上找原因,信访、领导接待日等各种渠道不应成为摆设,要保持渠道畅通。

关于主审法官宫平无故取消庭审一事,本人已及时逐级反映了情况,都没有得到回音。遇到程凤义院长接待日,本人也通过各种渠道尝试前往,也未能如愿。广大的媒体保持着对本案的关注,多次的曝光这些黑了心的法官。然而,舆论的呼吁已经唤不起那本来的良知了。特快专递、挂号信、媒体报道等形式都不止一次直接联系过程凤义院长您,可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本人不指望能得到您的回复,只希望本人上诉案能有进展。信访接待中心陈明哲处长说您已收到我的来信,并表示会关注此案。可实践证明没有人关注此案,10月19日当我看到那个“速裁快审”的报道后,非常高兴。文章说简单的民事案大多能在一个月内解决。可本人满怀希望等待了整整一个月,直至今日什么消息也没有。像宫平法官对本人的离婚上诉案,这样简单的民事案,都可以无故取消庭审,人为故意拖延,玩弄法律于手掌中,她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还谈什么“速裁快审”?她们巴不得死死压住案件拖延审理,以便从被告那里收取好处。

程凤义院长,就这样一个小小的离婚案,都被这些法官积压这么久,对于其他的大案要案我很难想象这些法官会做出什么来。所以,“速裁快审”不应该成为摆设,更要落到实处,更应保持渠道畅通,下属一些个别人,站着法官的位置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要特别当心这会给您及法院这个集体抹黑的。

尊敬的程院长,看到“速裁快审”的报道后,本人真的感到很高兴,但是从自己在长春中院的经历看,总感觉所谓的“速裁快审”有点作秀的味道,您该不会是为了弄点政绩,特意作秀忽悠当事人吧?能不能把“速裁快审”真正落到实处?要知道,为了作秀捞取政治资本,其代价也是挺大的。

以上只是联想起自身在贵院的经历有感而发,如有不当之处还望谅解,自己亲身经历都是事实,合理化建议望于之共勉,能推进本人上诉案向前,表示感谢。

(2019)吉01民终字第817号 原告:邢德坤

2019年11月20日

关于“速裁快审”与长春中级法院程凤义院长之商榷-公民广场-华夏评论网 http://www.hxplnet.com/news/?3944.html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